和震:正視職普比爭議觸及的深層次社會偏見

  • 2020.06.09
  • 職教資訊

和震:正視職普比爭議觸及的深層次社會偏見(轉發)(職業教育理論探索之三十一)

作者:不詳來源:網絡發布時間:2020-05-28點擊數:


2020-05-28       重慶市職業教育學會


編者推薦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和震的這篇文章講出了職普比的來源與要素,是“點睛之作”。這是高層專家最接地氣的、具有普遍意義、可操作性的論述。我們基層職業教育工作者歡迎、肯定這樣的具有關鍵性實踐指導意義研究。

      中考招生職普比一直是社會各界爭論的話題,也是衡量一個區域是否支持發展中等職業教育的試金石。本文把職普比例的必要性說明白了。正如作者指出:“普職分類的倫理基石,在于人的個性與能力的差異,并且由此應該得到差異化的教育,促進人的多樣性發展。然而,諸多因素會干擾這個教育倫理的原則,導致人們離開這個原則、依據主觀愿望來進行教育選擇,實現主觀上暫時的滿意?!?

      “孩子是腳、教育是鞋。適合孩子的教育才是真正的教育”。但是,我們的教育不尊重學生的個體差異,一味地引導孩子蜂擁學歷、精英教育,相當一部分孩子被分數壓抑失去學習文化課興趣,成為部分“精英”們的“陪讀”,這些“受傷的祖國花朵”被應試教育競爭性、淘汰性所拋棄,并斥為“壞學生”“差生”“問題學生”“落后生”受到無情冷落……?!坝薪虩o類”的傳統教育經典哲理被“考得上大學穿皮鞋、考不上大學穿草鞋”的精英教育野蠻遮隱、拋棄。因此高中階段教育的職普比常常被各種借口“人為”改變而“有法不依”。片面追求“高考升學率”“高考指揮棒”的主流教育體制,可以“隨意”改變職普比,進而大張旗鼓地“用學歷捆綁職業教育”歧視排斥中等職業教育……。因此,堅持職普比例相當是落實“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的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壓艙石!早在上世紀轟轟烈烈的“中等教育體制改革”中,創建中等職業教育的先哲們就提出中等職業教育作為高中階段教育的一部分,中等職業教育與普通高中教育比例要大體保持1:1,并以“職業教育法”形式固定下來。這是改革開放后中等職業教育創辦者對教育改革的重大貢獻!職普比例相當的提法,是我國廣大職業教育工作者長期奮斗的結晶!

      作為基層職業教育工作者,我們感謝和震教授的這篇好文!也更期望更多高層專家依據職業教育特色研究職業教育,特別是認真理解職業教育與應試教育的本質區別,擺正“兩種不同類型教育”的關系,提出具有實踐指導意義的研究成果。

                編    者

           2020年5月26日

職業教育理論探索之三十一

和震:正視職普比爭議觸及的深層次社會偏見(轉發)

      圍繞高中階段職普比的爭議問題不容回避,其背后隱藏的深層次社會偏見,需要教育理論界回應和辨析。高中階段的職普比是一個牽動整個教育系統的關鍵指標,是宏觀政策對中等教育結構調整的結果,影響它的決定因素應該是經濟社會所需的人力資源結構,政府的相關政策應努力遵循和維護中等教育結構中存在的一般規律。但是,人力資源結構與職普比之間并不具有簡單的線性因果關系,社會價值取向、政府決策、適齡學生數量、勞動力市場特征、技術變革等都會對職普比產生影響,從而使問題變得復雜化。

      在發達國家組成的OECD組織成員國中,高中階段的職普比例多年來一直保持大體相當,接近1:1。而且從歷史上看,職場一線的年輕人初次就業的職業準備,即基礎教育之后正規的職業教育越來越被重視,這一事實不容忽視。當前一段時期,我國人口數量的波動周期正處于適齡學生數量明顯下降階段,中職招生減少,職普比明顯降低,從而引起了人們對中職的質疑和巨大的爭論。本文將從以下四個導致社會偏見形成的重要認識問題展開一些討論。


      一、職業教育是否會阻礙創新能力?


      是否進入了職業學?;蛘哌x學了職業技術課程,人就會變得機械呆板、缺少創新活力?確實很多人的潛意識中對這個問題就是持肯定回答的。然而很多研究證明,職業教育與普通(學術)教育是相互補充、相互促進的。職業教育不僅是幫助人就業的教育,更是促進人的實踐創新能力和綜合發展能力的重要教育。職業教育強調知行結合、手腦并用,注重實踐教學,教學做三者合一,結果導向,能力本位,為青少年及成人提供了多樣發展的人生舞臺。假使每個學生在中學時代學習學術性課程之余,還可以由著興趣選修職業技術課程,發展其多樣的興趣和才能,積累各種實踐活動的體驗,將會增強其未來的創新意識和能力。

      上述這一點是美國聯邦生涯與技術教育研究中心多年來的研究所證明的一個重要事實。

      美國把職業教育課程看作是所有人的成長所需要的教育資源。根據美國教育統計局的數據,中等教育機構中有三類機構提供職業教育課程:一是公立高中,接近88%的公立高中(共約18000所)提供生涯與技術教育;二是屬于公立高中性質的獨立的全日制職業技術學校(美國稱之為生涯技術教育中心),約占全部公立高中數量的20%;三是除上述綜合高中外,還有約1200所地區生涯與技術教育中心;公立高中中90%以上學生至少選修過1門以上的職業技術課程。所以,美國中等教育中的職業技術教育規模不僅龐大,而且職業技術教育資源的覆蓋學生比例也相當高。這是一種隱形的普職分流的制度。國內有人講美國沒有職業教育、美國職業教育不發達的說法是無稽之談。美國不但有職業教育,而且有更為靈活新穎的職業教育制度設計。這種把職業教育資源當作所有人教育必需品的服務人人、面向人人的教育理念,在制度上,通過“綜合中學+生涯技術教育中心”的中等教育制度消除了對中等職業教育的系統性歧視,通過社區學院的多功能(集轉學教育、職業教育、本科教育、終身教育與培訓等)制度消除了高中后教育階段對職業教育的制度性歧視,實現了人人(每個學生)得以享用職業技術教育資源來發展自己的理想狀態。但是這種教育實施是需要高成本投入的、昂貴的,需要社會更加寬容、成功樣式多樣、成才路徑多樣等諸多條件才能實現。

      目前我國實施這種普職融合的條件尚不夠配套,職業教育制度創新還需要立足現實條件,要調動各方力量辦出高質量的職業教育,減少低質量的職業教育供給,不可以以創新為借口來削弱職業教育資源,任何低質量的教育都不會有利于創新。


      二、職業教育招生保持相當規模


      是否限制了更多人向上發展和流動的機會?

      普職分類的倫理基石,在于人的個性與能力的差異,并且由此應該得到差異化的教育,促進人的多樣性發展。然而,諸多因素會干擾這個教育倫理的原則,導致人們離開這個原則、依據主觀愿望來進行教育選擇,實現主觀上暫時的滿意。如果背離個人個性和能力太遠,選擇了不適合自己的教育和工作,個人將體會不到真正的成功和幸福,而且造成個人生命與社會資源的浪費。為每個學生提供合適其能力與興趣的教育雖然難以實現,卻是教育改革的努力方向。

      從學生和家長的角度看,希望有充足的優質教育資源供選擇,并且自身有選擇升學路徑的自由,政府應保證各種教育資源對所有學生平等地開放。在完全自愿的情況下,理論上所有生源都有權利接受中等職業教育或普通高中教育。這樣,所有初中畢業生自愿選擇升學路徑的權利都不應被任何人因任何原因而剝奪,一方面讓人們根據對地區經濟發展對技術技能型人才需求的預期,自由地選擇中等職業教育,讓選擇成為真正的內在需求;另一方面,所有初中畢業生也都有同樣不可剝奪的權利選擇接受普通教育,只是學生要考慮自己是否能學好學術課程、而不至于成為普通學術課程的困難學生。

      但是,上述完全不受限制的教育選擇權利是不存在的。依據學生自身能力與興趣選擇適合的教育這一原則也往往被干擾得軟弱無力、支離破碎。除了教育成本和預期職業收益等因素,學生對興趣和能力傾向的自我認知偏差、對職業教育的誤解、生涯規劃的不明確、未來職業預期的非理性等都會影響自身教育選擇,并使其教育選擇帶有很大的非理性。因此,對學生教育選擇進行合理的引導和科學的干預,不應被視為有違教育公平的行為,反而是教育者和政府必須主動來做的。政府有責任促進教育公平,盡可能滿足各類學生的成長需要;但政府也有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責任,要顧及社會長遠發展對各類人才的需求,就有必要設法維持合理的職普比。

      傾聽基層民眾對教育的深層渴求而不是表面的聲音、反映基層民眾的長遠利益而不是非理性訴求,是教育決策者的首要能力。如果社會階層分化是客觀存在,對基層民眾來講,在完成了基礎教育之后,職業技術教育就是他們大多數夠得著、行得通的安身立命、有業樂業的高性價比的教育,一大部分學生進入不同于學術上升通道的職業教育通道,不必進入學業艱苦漫長、學費昂貴的精英大學,并且很可能到30歲左右博士畢業才開始就業,避免了成為學術教育的失敗者,而通過職業教育獲得了個人多樣才能發展的機會。越向基層越是需要職業教育,辦好職業教育是符合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的。

      普通的勞動是整個社會不可缺少的,不勞動者不得食天經地義,勞動是個人道德和社會道德的基礎。勞動固然不一定導致暴富,但足以安身立命、體面尊嚴、進入中等收入群體,這正是大多數人的根本利益所在。習總書記在剛剛結束的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指出,“要在學生中弘揚勞動精神,教育引導學生崇尚勞動、尊重勞動,懂得勞動最光榮、勞動最崇高、勞動最偉大、勞動最美麗的道理,長大后能夠辛勤勞動、誠實勞動、創造性勞動”。所以這也是發展高質量職業教育、建立向上遞進、左右貫通的職業教育體系、增加成才成功的新職業路徑的重要依據之一。五育并舉就需要充分發揮職業院校在勞動教育中的作用。大力發展高質量的現代職業教育,完善相應的就業與勞動制度,是促進更多學生向上發展和流動的舉措。


      三、新科技革命和現代化背景下職普比下滑是必然趨勢嗎?


      看到國內職普比近五年的明顯下滑,有一些觀點認為,經濟越發達中等職業教育就越不需要中等職業教育,尤其是新科技革命趨勢下人工智能取將取代許多一線工作崗位,今后職業教育發展的重心是高職。這樣的認識完全是缺乏依據的錯覺。

      應對新科技革命的挑戰需要整個教育體系都要做出變革,中等職業教育是國家技術技能人才的基礎性教育,它需要的是變革而非消亡。高中階段職普比應該主要反映經濟社會所需的人力資源結構。然而研究發現,我國近10年來,職普比與適齡生源數量關系密切,它隨著高中階段教育生源總量的增加而增加,反之隨著生源總量的減少而減少,決定近年職普比波動的首要直接因素是高中階段教育生源總量的波動。在新科技革命和現代化的背景下,應該說是低質量的中職越來越沒有生存空間了,而高質量的中職仍然是稀缺教育資源。辦好高質量的新中職,補齊短板,是黨和政府的重要教育責任。

      比較OECD成員國和美國的職業教育發展狀況,堅持特定而有彈性的職普比是必要的。用政策大幅度急速調整職普比可能不是重大教育創新。與職業教育相關的重大政策創新,應集中在基礎教育中實施勞動教育和職業生涯指導、大幅提高職業教育教學質量以及經費標準、培養高水平職教專業化教師并吸引優秀人才到職業學校從教、推進產教融合、職業教育對接和支撐現代產業體系、構建現代職業教育與培訓體系、創建現代國家資格框架制度、勞動報酬與技能和貢獻相匹配制度,等等。


      四、職業學校學生學術成績差同時相應的品德也差嗎?


      總有一些人有意無意間流露出一種觀念:職業學校的學生道德品質差,反之,學歷越高者,道德品質也越優。具有這種觀念的人不乏有教育專家、中小學校長教師、社會名人等,導致這種未經審慎考證的偏見逐漸成為一種社會意識。家長擔憂如果選擇職業學校會把自己的孩子帶壞。雖然這樣的觀念不正確,但是這種觀念存在的事實說明,人民群眾對職業教育的工作還是不太滿意的。政府和社會必須幫助職業學校擺脫掉被貼上歧視性標貼。

      在現代職業教育體系中,職業學校堅持以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的建設者和接班人為己任,以立德樹人統領教育教學體系的全環節、全環境和全要素,綜合運用現代文明、工業文化、職業道德的教育內容和實踐任務引領、工作過程導向、行動學習的培訓模式,有效地在提升學生綜合素質、工匠精神、道德品質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

      需要強調指出,職業教育作為一種教育類型,只是針對職業教育本身的獨特教育教學規律而言的,職業教育資源不只是專屬于某一特定人群的,應該讓全體學生享受職業教育的價值,從而實現全體學生的人力資本增值。在當前普職分離的格局下,職業教育資源傾向于專屬一類學生。但是在普職融合的格局下,職業教育資源可以發揮面向全體中小學生實施勞動教育和職業體驗的作用,使所有學生從接受職業教育中增長才能、完善人格、積累體驗、全面發展。社會越文明經濟越發達,越會尊重每一個人的不同選擇,越會支持和保障每一種選擇通過勞動與工作都走向出彩和贏得尊重?,F代化水平越高,越是保障辛勤勞動、誠實勞動與創新性勞動一樣獲得與其貢獻相匹配的社會回報。

      對于質量不高、聲譽不佳的職業學校,人們不滿意也是應該的。如果基礎教育做好生涯規劃教育、支持和幫助職業學校整體都辦成高質量的職業教育機構,并把技術技能人才的地位提升到應有地位,職普分流的強制性便是道德的。

      注:作者  和震: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教授、博士生導師

      轉自《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18年9月12日

国产午夜福利在线观看视频_国产中文字幕乱码免费_亚洲国产中文字幕在线视频